中医中药秘方网

赵卯京房之死 两大预言家如何走向末路

时间:2018-10-07 10:59:53来源:未知 浏览:

东郡人京房,跟随梁国人焦延寿学《易经》。焦延寿经常说:“得到我的学问而丧失生命的,就是京房吧!”

焦延寿的学说,长于预测灾变,分六十卦,轮流交替指定日期,以风雨寒热为验证,都很准确。京房的功力尤为深厚,通过举孝廉等到选拔为郎官,屡次上书议论灾异,有些得到验证。天子很喜欢他,经常召见问对。

京房说:“古代圣贤以功劳取贤,所以万事教化有成,天象也呈现祥瑞。末世呢,以毁誉取人,所以功业尽废,而灾异出现。应该让百官都拿出具体考绩,灾异才可以停息。”

皇上下诏,让京房拿出考核方案来,京房制定了官吏考核办法。皇上令公卿朝臣与京房在温室殿开会讨论,大家都认为京房的办法太琐碎,让上级跟下级相互监督,不可行。皇上却很希望采用他的办法。正好各部刺史(由中央派出,巡行郡县的监察官)集中在京师奏事,皇上召集刺史,让京房跟他们讲解考核条例,刺史们也认为不可行。唯有御史大夫郑弘、光禄大夫周堪,开始的时候说不可行,后来又支持京房的方案。

赵卯京房之死 两大预言家如何走向末路

当时,中书令石显掌权,石显的有人五鹿充宗为尚书令,二人用事。京房曾经皇上闲暇饮宴时进见,问皇上说:“周幽王、周厉王为什么把国家搞得那么糟?他们任用的是什么人呢?”

皇上说:“君王昏庸,任用的又都是巧佞之臣。”

京房说:“是明知他们是巧佞还用他们呢?还是以为他们是贤人呢?”

皇上说:“当然是以为他们是贤人了。”

京房说:“那我们今天的人又怎么知道他们不是贤人呢?”

皇上说:“因为搞得国乱君危,所以知之。”

京房说:“这么说,任用贤人,就一定天下大治,任用不肖之人,则国家比乱,这是必然之道了。那周幽王、周厉王为什么不觉悟而求贤,反而任用不肖之臣,以至于此呢?”

皇上说:“乱世君王,都认为他们所用的是贤臣,如果都有觉悟,那就没有乱世,也没有危亡之君了。”

京房说:“齐桓公、秦二世也取笑周幽王、周厉王没有觉悟,但是,他们自己,也分别任用了竖刁、赵高,政治越来越乱,盗贼漫山遍野,他们为什么不能吸取幽、厉的教训,还是不能觉悟呢?”

皇上说:“唯有有道之人,才能审查过去,而知道将来吧!”

京房于是脱下冠帽,跪地磕头说:“《春秋》记载了二百四十二年的灾异,以警示万世之君,如今陛下继位以来,日食月食,星辰逆行,山崩泉涌、地震频繁、天降陨石、夏天下霜,冬天打雷,春季百花凋谢,秋天反而万物争荣,霜降不能灭杀害虫,水灾、旱灾、虫灾,人民饥馑、疫病,盗贼不止,受过刑罚的人,满街都是,《春秋》所记得各种灾异,全都齐了。陛下认为当今是治世呢?还是乱世呢?”

皇上说:“当然是极乱之世,这还用说吗!”

京房说:“那如今陛下所任用的是谁呢?”

皇上说:“幸而情况比前代乱世还是好一些,而且责任不在此人身上。”

京房说:“前世之君,也像您这样认为吧!我想后世的人看我们今天,也和我们今天看前人一样。”

皇上默然良久,问:“那今天乱世的人是谁呢?”

京房说:“皇上最所信任的,于帷幄之中与他共商国家大事,掌握官吏任免大权的人就是。”

京房所指,就是石显,皇上也明白,对京房说:“我晓得了。”京房退出,然后皇上并没有因此而罢退石显。

司马光说:

君王昏庸不明,则臣下就是想尽忠,也没有途径啊!看京房如何向孝元皇帝循循善诱,可以说明白直切了,但皇上还是不能醒悟,悲哀啊!就像《诗经》说:“匪面命之,言提其耳。匪手携之,言示之事。”不仅面对面跟他说,而且提着他的耳朵告诉他,不仅拉着他的手跟他说,而且亲手指给他看。又有诗云:“诲尔谆谆,听我藐藐。”谆谆的教导你,你却当耳边风!说的就是孝元皇帝这种人啊!

5、

皇上令京房推荐他的弟子中,通晓考核官吏业绩和称职与否的人,准备试用他们。京房推荐说:“中郎任良、姚平,希望任用他们为刺史,试行考核条例,由我留在朝中,转达汇报,以免被人壅塞蒙蔽。”

石显、五鹿充宗非常痛恨京房,想要把他排挤走,于是上奏建议,应该让京房先试试能不能做一郡太守。皇上于是任命京房为魏郡太守,让他在魏郡先试点施行他的考核条例。

京房请求说:“年终的时候,希望能乘坐政府驿车,回京汇报。”皇上批准。

京房知道自己数次上书议论,得罪了大臣们,而且与石显有了矛盾,所以不想离皇上太远,担心被陷害,于是上亲启密奏说:“臣出京之后,恐怕会被当权的大臣陷害,身死而功不成,所以向陛下请求年终能回来汇报,幸而蒙陛下的哀怜而恩准。然而,在辛巳日,阴蒙的昏气又起,侵犯遮蔽太阳,这表示有上大夫要遮蔽天子,引起天子的疑心。在己卯、庚辰之间,一定有人要隔绝臣,让我不能乘驿车回京奏事了。”

京房还没有出发,皇上就令阳平侯王凤通知京房,撤销了允许他年终乘坐驿车回来归报的许诺。京房更加恐惧。秋天,京房抵达新丰,又通过邮车上亲启密奏说:“臣之前六月曾用‘遁卦’占候,还没有效验,但我在占候法中说:‘有道之人离去,便会天寒,大水涌出成灾。’到了七月,果然大水涌出。臣的弟子姚平曾经对臣说:‘京房你可以说是能洞察道,却不能相信道,您每次预测灾异,没有不中的。如今大水已经涌出,预示着有道之人将死,你还说那些没用的干什么呢?’臣回答他说:‘陛下至仁,对臣尤其宽厚,虽然说了也是死,我还是要说。’姚平又说我:‘你可以说是小忠,还不是大忠。秦朝的时候,赵高用事,有一个叫正先的人,因为讥讽赵高而被处死。赵高的权威就是从这件事开始树立起来。所以秦朝之乱,正先使之加速。’如今臣离开京师,出任郡守,自当全力报效,但只怕还没有治功,就被处死。希望陛下不要让我应验了大水涌出的灾异,让我成了正先之死,也让姚平笑话我啊!”

京房到了陕县,又上亲启密奏说:“臣之前推荐任良出任刺史,主持官员考核,臣在朝中,以免陛下被隔绝蒙蔽。而那些议论的大臣们,知道这样对他们不利,因为蒙蔽不了我,所以说:‘派弟子去,不如派老师去。’但是,我若做刺史,就能向陛下奏事,所以他们又说:‘京房做刺史,怕太守和他不同心,不如让他做太守。’他们这样说的目的,都是为了隔绝我与陛下,不让我有机会与陛下见面。陛下没有看穿他们的用心,而听从了他们的建议,这就是为什么阴蒙之气不解去,让太阳无光了。臣走得越远,太阳就越灰暗。希望陛下不要在碍难于召臣回京,而轻易违背天意。邪说阴谋,人虽然不易察觉,天变却一定会应验,因为人可欺,而天不可欺。希望陛下明察!”

京房走了一个多月,果然被下令关进监狱。

当初,淮阳宪王的舅舅张博,倾危巧佞,无德无行,经常向淮阳宪王伸手要钱,又说要替淮阳宪王想办法,谋求入朝觐见天子。张博跟从京房学习,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京房。京房每次朝见回来,就把跟皇上说的话告诉张博。张博就记下京房与皇上的密谈话语,让京房为淮阳宪王撰写请求入朝的奏章,然后把这些东西都带回淮阳国,给淮阳宪王看,作为他在努力的证明。石显知道了这件事,就告发说:“京房与张博通谋,毁谤政治,非议天子,误导亲王。”将张博和京房都下狱,斩首弃市,妻子流放边疆。郑弘因为跟京房交好,也贬为庶人。

华杉说:京房眼睁睁看着自己脖子上的绳索越勒越紧,沿途不断上书,喋喋不休地哀怜求生。但是,他的求告正加速了他的死亡。为什么呢?一个预言家,他的预言一定要少,而且要留出各种解释的余地,他情急之下,竟然预测“臣去稍远,太阳侵色益也。”臣走得越远,太阳就越灰暗。我们今天从常识都可以判断,这应验不了!正好让他自己的信用破产。

给他带来死罪的行为,和之前赵充国的儿子赵卯之死一样,都是泄露和皇上的密谈内容。赵卯泄露的,是皇上和他父亲的谈话,泄露的原因,是跟人喝酒谈话,虚荣炫耀,而他能够泄露,当然是因为他的父亲先泄露给他了。京房呢,他是泄露给了老丈人,而这个老丈人,又是一个最靠不住的人。所以,保密的原则,就是不要告诉任何人,特别是不要告诉你认为最可靠的人,包括你的父母、妻子、兄弟、子侄,因为第一,他可能不可靠;第二,他有其他他也认为最可靠的人,一个最可靠告诉另一个最可靠,就传得天下皆知了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 更多>>
栏目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