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医中药秘方网

当前位置:首页>中国野史 >

鲁智深一怒为红颜?“镇关西”郑屠这顿揍,实在是挨得冤枉

时间:2019-03-26 17:54:35来源:未知 浏览:

拳打镇关西,作为梁山好汉行侠仗义的典型事例,曾经都被写到了中学语文教科书上。可问题的关键在于,这个所谓“行侠仗义”的标准是什么?

其实在数百年间,对于很多普通大众来说,这个论断犯了一个“想当然”的毛病。为什么呢?首先在清朝、民国时期来说,民众受教育的程度普遍都很低,他们接触到水泊梁山的故事,大多数都是在说书人嘴中听到的。

而作为书中的主角儿,说书先生肯定是给鲁智深渲染一个正面的形象,也就是英雄与侠义的化身,因为老百姓都是喜欢英雄的。我们听单田芳老爷子说了这么多年水浒,鲁智深基本上都是这么一个形象。但这毕竟是为了迎合大众,经过二次或多次渲染过的结果。

我们现在的很多假的名著爱好者,他们不愿意也不甘心戳破,他们心目中的这个英雄形象。所以一直以来这个“行侠仗义”的说法,就在人云亦云中无限的传播。其实就状元桥下打死郑屠这件事来说,鲁智深的行为有关“行侠”的部分恐怕也就十分之一。

事情的起因很简单,就是镇关西郑屠的二奶金翠莲,被郑屠的正房夫人扫地出门,而且这位郑夫人是个河东狮样的人物,还向金翠莲索要当初的三千贯典身钱。但就这件事来说,本来就是一个正常的民事纠纷,也谈不上是谁对谁错,更没有什么可以行侠仗义之处。

鲁智深一怒为红颜?“镇关西”郑屠这顿揍,实在是挨得冤枉

但这里就出来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那就是金翠莲所说的“虚钱实契”。也就是说,虽然立了一张三千贯的典身契,但是金氏父女并没有收到这笔钱。这个事情就涉及到财务纠纷了,更严重的是,这个郑屠竟然限制金翠莲的人身自由,这样就让鲁智深有了可以行侠仗义的由头。

但如果我们就事论事来看待这件事,这里面其实有很多的猫腻,我们完全可以设想出一个很有色彩的故事。要知道,三千贯可实在不是一个小数目,金氏父女为什么没有收钱就签下了卖身契呢?这个事情说简单也简单,那就是走投无路。

大家想一想,金翠莲一家子为何离开天子脚下的东京,而不远千里的赶到渭州投亲呢?说白了,所谓的投亲,其实也就是逃荒,也就是在东京日子过不下去了。结果亲戚一家子都搬走了,金翠莲的母亲也在客店里病死了,金翠莲说了两个字让人非常凄凉,这两个字就是“生受”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活生生的受罪。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体验过这种“生受”的无助,父女二人流落异乡,而且老太太死在一旁还没钱安葬,想要回家又没有盘缠,吃喝问题都没着没落。这种情况其实在古代是非常常见的,很多人为了生存就只能为奴为婢,金翠莲就是这么一种情况。

金翠莲是给一个杀猪的当二奶,虽然地位并不风光,但是她借此得到了一个好的归宿,所谓好的归宿也就是衣食无忧,因为金翠莲长得比较漂亮,所以她就多了这么一条一般人没有的出路,而且让她的老父亲也有了饭辙。

金翠莲是个可怜人,但虽然是这样,金翠莲的所为也实在为人不齿,她连郑屠的小妾都算不上,他只是郑屠的一个外宅。换句话说,郑屠是一个好色之徒,但是他同时又是一个怕老婆的人,虽然算不上什么高尚之人,但一般来说,怕老婆的男人都不会是大凶大恶之徒,甚至跟西门庆那种花花公子也是不能比的。

这位好色的“小男人”郑屠,正好遇到了落难的金翠莲,这时很自然的就想趁机偷腥,或者说是趁机占金翠莲的便宜,因为金翠莲走投无路了嘛。但是,这个事情要从两方面来看,虽然郑屠没安什么好心,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,他确实也是拉了金氏父女一把。而金翠莲也是心甘情愿的,不存在强行霸占之说,充其量算是趁人之危。

所以在后来金翠莲向鲁达诉苦的时候,她说被大娘子赶打出来,而且是“不容完聚”,这个意思很明显,金翠莲还是很想和郑屠“完聚”的。而郑屠的大娘子看到了典身契之后,非要让金翠莲归还三千贯典身钱,正堂夫人难为小三,这种情节对于一个度量小的女人来说,也算不上什么稀罕事儿。

甚至说金翠莲算是幸运的了,毕竟这位郑夫人只是个母老虎,要是遇上像王熙凤一样的人物,恐怕金翠莲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,我们想想尤二姐的遭遇就可以了。但是说到底,金翠莲所抱怨的其实就是郑夫人,如果有可能,金翠莲在当时还是愿意重新投入郑屠的怀抱的。

可是,鲁智深听话显然没有听出重点,这个脾气暴躁的老兵油子,一心想着来一出英雄救美。关键在于当他听到“镇关西”这个名号时,才是真正的上了火,他说的话也有意思,鲁智深说:“呸!俺只道哪个郑大官人,却原来是杀猪的郑屠”,可见郑屠错不在他叫“镇关西”,而是错在他是一个杀猪的。

如果是别人叫“镇关西”也就罢了,偏偏叫“镇关西”的是个杀猪的,而又仗着有俩钱儿欺负一个女人。我们试想,做过关西五路廉访使的鲁提辖都不敢叫“镇关西”,而且都还是光棍一条,一个“狗一样的”郑屠却敢叫“镇关西”,而且有了老婆还去占别的女子的便宜,以鲁提辖的暴脾气怎么可能不爆发。谁让你只是个杀猪的呢?你没权没势就活该挨揍,你要是小种经略的小舅子,看看他鲁智深敢动你一个手指头吗?

鲁智深所谓的“行侠仗义”,其实更多的是发泄心中的怒火,他打人的理由更多地也是因为“镇关西”三个字。我们可以回过头来想想金翠莲的诉求,她说白了不过想有一个容身之所,实在不济至少可以有盘缠回家或者另投他处。

这个时候鲁智深打倒伙计并且守到中午也就罢了,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寻郑屠的晦气,更何况这事儿跟郑屠也没有太大的关系,都是郑夫人搞出来的幺蛾子,郑屠和金翠莲好歹也算是相好一场,可是鲁智深为了“行侠仗义”,愣是把人家相好的给打死了。

郑屠只是犯了很多男人都可能会犯的错误,尤其是在当时的那个年代,他充其量顶多算是个小人,也算不上什么大奸大恶之人,我们不能以现代的标准来评判古人。本来郑屠作为一个外乡人,做买卖就是需要好人缘,所以郑屠对待鲁提辖也是毕恭毕敬,就生意上来说,也算得上是个五好商人了。

而在古代有钱人纳妾原本是常事,但是郑屠因为怕老婆连纳个妾都不敢,对金翠莲也只能是偷偷摸摸的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也可是算得上是一个“老实人”了,而金翠莲被扫地出门,郑屠被“棒打鸳鸯”,说他是个受害者也不为过。

但就这样一个老实人,却遇上了一个不老实的兵油子,莫名其妙的被鲁达三拳抡死了,这恐怕是郑屠做梦也想不到的结果吧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 更多>>
栏目列表